小時候,每次回北港老家,大阿姨都會做他拿手的北港肉羹給我們吃,媽媽說阿姨做的北港肉羹很道地,非常好吃。後來大阿姨年紀大了後就不太做肉羹麵給我們吃了。可是我長大後常常還是會想起阿姨做的北港肉羹。

小時候住在金山,覺得家門口的巷子很大,是一條大馬路,每天跟鄰居小孩騎馬打仗,一條巷子還分巷頭幫跟巷尾幫,媽媽規定要玩耍不可以離開這條巷子,所以每天下課後都在這裡鬼混。

前兩天跟朋友去天母玩,看到有店家在賣"北港肉羹",為了想懷念大阿姨的肉羹麵,我們就進去吃了,他的肉羹跟人家的肉羹不太一樣,朋友問我說北港肉羹就是這個樣子嗎。我很努力的回想小時候記憶中的北港肉羹是什麼味道,但是我一點都想不起來。

過年時一家人去今天走走繞繞時,來到了舊家的那條巷子,這條巷子這麼小嗎?窄窄的巷子,連車子都必須小心翼翼的才能通行,兩旁的建築物讓陽光也很難射進巷子裡。小時候那條大大的巷子,可以玩躲貓貓,可以跳橡皮筋可以玩家家酒的巷子怎麼會變得這麼迷你??

很多美好的回憶,不知道他本來就是很美好還是因為回憶讓他變成美好........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cyhsu 的頭像
kacyhsu

牽絲的黑色筆記

kacy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